• 过场

    2010-12-28

    IMG_8920

  • 哈哈

    2010-12-14

    img398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平静

    2010-12-13

     

    IMG_9471

    夜里,妈妈说了梦话,我在另一间房,都听见了。

    坐在阳台上的时候,太阳才刚刚升起。就连港湾里的泊船都还在沉睡。四周非常安静,只有早起的海鸟偶尔飞过,发出两声清脆的叫声。那叫声,也能让人尽情睡去。我抱着毯子,就这么蜷在阳台上,听画面,闻声音,看自然之音。

    世界出奇的平静。

     

  • 陌生的红酒

    2010-12-11

    妈妈不説話了。

    今天买了一瓶从来没有喝过的红酒,倒进杯里的时候,酒液与玻璃轻微碰撞,卻又很快平静。酒面倒印着墙上的地图。我又想着要出发了,去遥远的远方。夜里,开始下雪,隔着窗,看见路面上的车疾驰而过,大家赶着回家。温暖的光线从每一栋房屋里透出。早上开门的时候,雪把一切都盖住了,伤痕累累的街道露出了雪白的肌肤。夹着雪花的风一丝丝割来,仅唇角还存有昨夜的酒迹。

    妈妈出來了,轻轻把门关上,离开家。


    IMG_3314

  • 挥发

    2010-12-08

    妈妈回来的时候,手上带着瘀痕。她把袖子放下来,以为我看不到。

    我把池里的碗泡在皂水里,用海绵一块一块地擦。有一块擦了很久,太用力,碗从手里挣脱,掉在地上立刻就碎了。第二天早上,邮差来敲门,等了俩个月个书终于到了。书面已经有點旧,新书的味道早就在海上挥发的一干二净。我看见鲸鱼在船尾追逐。

     

    IMG_40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