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还是无题

    2005-05-20

    还是无题

        不一定是江淮岸边的酒栈,款款接待远道而来的客人。他能在这里举杯,也能海阔天空。不一定是情人,把他的头按入怀中。从情人的体香,体会寇德卡流放的艰辛,涂画爱构斯顿朴实的色彩,细嚼桑塔格精辟的摄影论。偷窥者此时是阿巴斯眼中的弱智人,任由镁光的闪烁。没有杂念。
        鸟兽散时,听到鸟语,闻到花香。情人任由他粗暴的发泄。
        中学踢球的时候,脑门被踢了一下。撕裂般疼。躺在球桌上,鲜血流淌,同学上课去了,无人照料,又是一分宁静。昨夜无眠,突然想起,是报应。
        小学的校舍盖在山上,那里有梨树,桃树,芒果树,桂圆树,还有坟头的青草。一次暴雨过后,山墙倒塌,殷殷黄土下露出惨白的头骨。成了学童的足球,在操场上不停的滚动,每一脚都朝脑门踢去。脚趾疼了,全身也遭到鞭鞑。这是报应。那个体灵魂,仍在梦中的操场上滚动,延续到了不一定。
          五大道无坟,却有大师班。小时候,奶奶每年清明为无主的孤坟上香,压上几纸冥币。偷窥者也要这么做。只是清明已过,仍未见纷纷小雨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zzzzzzzzzzz 2010-05-20
    zzzzzzzzzzzzzzz 2010-05-20
    zzz 2010-05-20
    zzz 2010-05-20
    zzz 2009-05-20

    评论

  • 第十个的照片,很多叙事结构不明朗,缺失主题,有的甚至呈现出镜头和技术的粗暴。但很明显的是里面凝固的个人情绪,某些带着浓烈的阴影,某些带着轻快的嘲讽,还有些好似随笔一样,有一种随机的释放。

    一个习惯以镜头看世界的人,他(她)的文字也必然带着某种视觉化的趋向。

    对摄影,我是外行,不过有个人的情愫在里面。最近我将自己拍摄的照片制作成杂志——《幻觉映像》Vol.1,因为是第一期,题材、制作、处理都中规中矩,还没有什么特色或者个性可言,以后会渐次改变。从主页进入即可观看。
    回复黑白夜说:
    谢谢你对我这么认真的评论.

    粗暴,随便,的确是我的性格.

    "带着视觉化的文字",哈哈,我喜欢.

    我会来看看的.
    2005-05-30 22:51:15
  • 略显脆弱。境由心生,哪里谈得到报应。
    回复manning说:
    花由叶生。
    2005-05-26 13:59: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