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粽子

    2009-10-20

    小姐吩咐阿姨蒸两只粽子。端上的时候,小姐起身,坐到她左边的位置上,又让我坐到她原来的地方。粽子分别放在两个蓝瓷盘中,盘边有淡淡蓝色的花纹。菰叶在端上来的时候已经被阿姨细心的剥去,里面的糯米被置于中央,似乎蒸煮的时候就那么放着,没有叶子的痕迹。阿姨回到另一屋里。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斜打在盘中,热气缓缓升起。小姐说,一起吃吧。

    她的位上早就放了一双银色的筷子。小姐一人在家,应该都是坐在那里。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双极扁又细的筷子,顶端各有一细小的图案。小姐拿在手里,娴熟的切开,夹起,再托进口中。那双筷子感觉已经用了多年,小巧,有灵性。古书上说,银筷能验毒,而这一双,真是百毒不侵了。

    小姐很快就吃完了,我低着头,规矩的坐着。奉承的说好吃。那真是好吃。不为了奉承,也是能这么说。不甜,不咸,滑而多汁,又有物在口,每一颗米焕发色斑,似乎在跳跃。小姐笑眯眯的看着我一口一口的咽。一不留神,又回到老祖宅的那段往事里去。小姐的祖母自己动手做粽子,里面放了肉馅。每一笼都要慢火蒸六个小时。出笼的时候,里面的馅早就不是原来的了,形状有点象现在的果冻,但却比水更软。到嘴里不是流下去,却是冲上脑,余香缭绕。传到小姐这一代,粽子凝结了百年的精华。我想,如果小姐不在了,就再也吃不到这么好的粽子。心情就一直低下去,低下去。

        @伊尹茵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春夏秋冬 2007-10-20

    评论

  • 如果配上几张图会很好! peace&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