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最后一年

    2006-03-30

    今年夏天,我去了南部。今年冬天,我去了中部。春夏秋冬,时间是这么过的。很快。

    南部的海滩,中部的沙漠,反差很大,心情却没有不同。有一点新鲜,有一点解脱,还有一点愉快。

    去了几个地方,让我我最怀念的是印第安人的部落,坐落在山脚下的村庄。村民喜欢与世隔绝的生活,拒绝探访,拒绝现代。白雾从山腰开始弥漫,最平凡的地方却如仙境,最现代的地方却让我迷惘。

    20's的最后一年,下一站是西部。我害怕上天,却又期待另一次旅行。一次。心中的那个村庄何时让我留下,平静的留下。放弃追逐的一切,超脱一切。

    嘿嘿,又胡说八道了。